当前位置:联合汽车情感刘纯燕的老公(金龟子刘纯燕对于老公王宁)
刘纯燕的老公(金龟子刘纯燕对于老公王宁)
2022-11-24

“大风车吱呀吱呦呦地转

这里的风景真呀真好看

……”

想必在很多80后以及90后的童年里,每晚6:30的大风车栏目是很多小朋友每天翘首期盼的儿童节目。

在我的印象里,那时候我们家的电视还用的是那种自制天线,能收到的台也仅仅只是几个地方卫视,那时候特别想看《大风车》,每天放学之后赶紧先把作业写完,这样妈妈就会同意我到点去邻居家看《大风车》。

虽然已经过去十几二十年了,这段记忆还尤为深刻,对那个时期的这个节目,还有那位叫“金龟子”的主持人,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岁月流逝,那个时代的我们都已经长大,却也忘了电视机里的“他们”或已结婚生子。当再次在网络上看到金龟子的消息时,那时候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直到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她的老公是《新闻联播》里的王宁。

一个是儿童节目的主持人,一个是《新闻联播》的主持人,如此反差的两个人是如何走在一起的呢?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在金龟子的世界里,除了工作,她谈得最多的就是王宁,她对他除了爱,更多的还有崇拜,即便结婚30多年,谈起这个男人她的眼里依然有星星。

我和王宁是大学同学,他比我年长一些,因为他之前在青岛电视台已经是一名主播,然后才去上的大学,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比较深刻。

第一次见到王宁时,是他来学校报到的第一天,当时第一眼看到他,穿着一身中山装,提了一个小公文包,然后头发呢是卷的那个波浪头,看起来是一个很洋气的男生。

那时候班里的同学都喜欢起绰号,他叫“王科长”我叫“小不点”,其实最早,是我先留意王宁,他是一个特别腼腆的男生,说话会脸红,和女生说话更会脸红,特别有意思。

有一天,一个女同学想让我介绍她跟王宁认识,我就特别热情地当起了他们的红娘。就这样一来二去,他们俩没在一起,我们俩竟然也有点不自然了,后来没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我们俩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

后来我们毕业了,他因为原来一直是青岛电视台的主播,毕业后他就回到了原来的岗位,而我则成为了中央电视台的少儿主持人。之后我们也谈起了异地恋。

异地恋真的很艰难,我们俩个之间的距离是要坐绿皮火车十几个小时才能看到对方的距离,所以根本没办法经常见面,于是我们就给对方写信,每天一封,我写一封他回一封,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写了四五百封信。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爱情实在太美好了。

1989年,他们异地恋三年后,经过努力,25岁的王宁成为了《新闻联播》的播音员。

虽然我是儿童主持人,他是新闻联播主持人,但我们俩个并没有因为彼此的不同越走越远,反而心更近了,后来我们结婚了。

结婚后,我们几乎没有吵过什么架,主要是王宁的性格我们也吵不起来。我每天叽叽喳喳话很多,王宁呢是基本不说什么话,有时候回我一句,有时候一句也不回,就一个“嗯、好、可以”结束。

但我也理解他,其实他的态度、他的性格跟他的工作严谨度有一定的关联,比如每次他要直播前的一天,我们都会避免发生任何争执,为的是让他更专注的去直播。

和王宁结婚的这么多年,因为他们山东人那边的规矩,都是在他们家过年,转眼30多年过去了,在他父母眼里也早已把我当成了亲闺女。

或许很多人看到这里多少会觉得金龟子有点委屈,30多年都是在婆家过年,但是她本人其实是乐在其中,这可能也是爱的一种吧。

王宁虽然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但也有他们夫妻之间的小情趣。

虽然我在家里话比较多,但其实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王宁做主的,有时候可能我说很多,但都说不到点子上,但王宁很短的一句话就抓住了关键,所以家里大事小事我都喜欢听他的意见。

别看他看起来挺严肃的,但很多时候也很像孩子,有时候我出差,他嘴里没说什么,但我不在家他会写一些小诗:第一天,老婆不在家,心里乐开花;第二天,老婆不在家,像脱缰的野马;第三天,老婆不在家,两眼一摸瞎;第四天,老婆不在家,就像孩子没了妈。然后就会给我打电话:老婆什么时候回来啊?…

虽然他们之间的爱情,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也没有什么撼天动地,但是在金龟子的描述中这种平淡的模式更有种细水长流的感觉。字里行间表现得都是对王宁的爱和崇拜,这也可能是她几十年如一日地保持着年轻模样的重要原因吧,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好的爱情不是你过得比别人好,而是你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状态和样子。

在王宁的访谈里,他偶尔兴致勃勃地讲述着自己的曾经,而旁边的金龟子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他,有时候也会附和两句,她爱他所爱。

我和刘纯燕是中国传媒大学84级播音班的同学,两人在大学期间恋爱。

1986年毕业后,我回到青岛电视台主播新闻,刘纯燕则在央视工作,经历了两年异地恋后,我们两人于1988年结婚。

其实当年我当播音员也是阴差阳错,我妈说我嘴那么笨,怎么能当上播音员呢?高中的时候,老师说我声音条件不错,那时候跟爸爸学吹笛子,形象也过得去,就推荐我学唱歌,我当时的梦想就是当歌唱家。

正好那一年山东音乐学院正在招生,有一个教授也看中我了,对我说:你明年专业免试,只要文化课合格就可以了。我当时开心得像疯了一样,那时候还是冬天,早上起来特别冷,但我还是会跑到河边练声音,虽然也不知道怎么练,但就是每天坚持着。

后来特别巧合的是,当时青岛电视台第一次向社会公开招聘播音员,老师就建议我说:艺术的开始本来就一通百通,你可以去试试,见一下世面也好。

我那会儿也挺喜欢朗诵的,但不会说普通话,说得全是青岛话,结果这一试,最后竟然就从将近两千人中脱颖而出,最后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江涛。后来江涛去唱歌了,而我却当播音员了。

说起大学里的曾经,王宁调侃说:当时我和班里的第一美女侯力一起参加“广院之声”的歌唱比赛,还惹得刘纯燕不高兴了很久。

虽然王宁并没有过多地讲述他和刘纯燕之间的感情,但这位习惯了“严肃”30多年的播音员偶尔的调侃,也正是这段感情最好的反馈。

我其实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除了工作的专业严谨之外,我对生活里的其他没什么要求,但就是要面子,尤其是在朋友们面前,所以她就特别知道这一点。其实这么多年她默默做的一切我都知道,所以我特别感谢她。

对于金龟子刘纯燕和《新闻联播》的“老”主持人王宁,很多人觉得两个人不般配,有人觉得他们性格不般配,有人觉得蘑菇头的金龟子也没有很漂亮,而王宁在播音主持界也算得上一流的帅哥了。

但感情这件事,本来也不是简单的般配不般配,所谓合适或者不合适只有他们夫妻自己才能知道,要不然也不会在一起相处了30多年,他们用自己的生活诠释平平淡淡才是他们眼里最好的爱情的模样。

联合汽车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